2008年9月19日

象徵實相



象徵實相 whoiam

      「象徵即實相,實相即象徵」似乎出現在賽斯的靈魂永生一書中,如果我沒記錯的話。2008年9月18日上嘉珍主任的開啟內在感官,聽到許多學員分享冥想導引中看見的圖案、景象,諸如冰山、天空、暴風。這些都是儀式性的表達,內在實相的媒介性說法。盈君老師的直覺式塔羅牌也是。

      而POLO老師的「生活OH卡」更是直取現實生活中出現的真實物品或景象來賦與代理性,諸如水→忘情水。當我接到同事打來求助的電話而回去幫忙鎖門時,「鎖門,輕而易舉鎖上」→方法,技巧,力道,方向,媒合→人生要用對力氣,輕鬆不費力的神奇之道,換個角度看待實相,【愛與光圖書館】提到:「生活實相的困難來源都是角度有限」之類的話。那麼,我們一邊創造自己的實相,一邊集中物質視角以便體驗人間的各種感覺,針點式的極度狹化為了便於真實體會感官世界,借由「物質即象徵,象徵即實相」看似矛盾的兩難困境來活化架構一的可能多元性。往往入戲太深,(而入戲不夠深又無法利用幻象,正如克里昂提到的:「我們走到幻象的前頭」)造成吾等失去生命的自主性。

「你創造你的實相」很遺憾的被許多半套式的身心靈成長團體之半路出家學員拿來責備癌友或個案,有時侯我們忘了最好的安慰方式是「信心」,或是無言的陪伴就好。而不是一昧的嘮嘮叨叨,或是大拍手掌指責式的「這是你自己的創造呀!你能怪誰?」或是「分手,是你我共同創造的實相呀」「罵你,誰叫你要創造我罵你的實相?」「無情待你,那也是你創造出來的實相呀」「傷心,教你走光明大道又不要,是你自己一手造成,我不想理你了」這並不是賽斯的本意,賽斯也往往提到當我們這樣對待貧窮的人時,下一世我們常會身處其境也體會當初對方的困境。實相就是一種象徵。那麼,夢,塔羅,水晶靈擺,音樂,文字字母,曼陀羅等都是象徵性的管道,以一種便利性的流出實相,在企圖逼近卻又失真的疑慮下顯現物質幻相的代替性。物質是事件,事件是物質,物質本身就是象徵,也是架構二在架構一的具現化。

有時不禁懷念心電感應,不必透過無法說出口或無法表明的言語。不必大費周章地以文字來還原嚴重扭曲後的原型感受。這是一種不得不的一致性同意,我們共同演出這場人間大戲,不如此則無法活在地球的道場中,喜悅變成了可怕的局限性悲觀,即便是為了借由象徵來靈活靈現未知的實相。卻深陷在「有限資源」、「生命盡頭」、「時間不夠」、「機會不足」、「別無選擇」的死胡同中無法自拔。當一堆解夢的書列出一堆象徵意義之時,同時我們也失去了更多的解讀和自主性的自由,只能如此不能其它,是死板,是死結,是硬套。 象徵若隨心而轉,自由聯想,率性詮釋,則容許我們一邊創造一邊學習。變化有限觀點,轉化限制性念,活化局限視角,不是自欺欺人的阿Q式的可笑,也不是鴕鳥式的視而不見,更不是唱高調的呼口號,而是真正了解我一邊走一邊變出地圖和場景,端看我怎解釋象徵,帶入感受。例如,失戀可以痛不欲生也可以看作迎接新生、回到自己、謄出空間。例如失業,可以是廢物的象徵也可以是重新出發、休養生息、自行創業、以最大的勇氣証明不用做任何事也有活著的價值等信念的展現。那麼何樂而不為呢?

得到肺結核、被核子感染、被侵害、被關、被潑冷水、被拒求歡、被謝絕來往、被抓、被打擊、被拋棄、被背信、被誣告、被忽視、被嘲笑,這些都可以是中立性的象徵,要貼上正或負的標簽隨我們而便。因為詐欺而入獄,因為賣淫而拘役,也可解讀為「體驗失去自由的」活生生的生動象徵。如此一來,才是真正我的實相我創造,成為命運的主人,因為我的劇本我自己讀,我的角本我自己寫,我的讀本我自己挑,言外之音、無言之聲,怎麼做都對,不可能會錯,沒有絕對標準答案的象徵解讀,還原到最後也許皆是善良意圖,扭曲、間接、代理、工具、儀式、隱喻,為了體驗架構一,對錯又如何,沒有好壞,只有表意象徵的不同角度。

1 則留言:

Polo 提到...

入戲太深的「戲」,不僅止於人生大戲,更是泛指所有遊戲、活動與代理方式。往往就像「指月錄」所論及的,重點是月亮而非手指,手指只是為了指出月亮的代理性動作。但往往卻因教導者的關係或是自我覺察不夠,而一步步的相繼入了執著於代理性實相的火坑。依賴於你所提到的各種代理性的活動之中。而忘記了真正的目的,這就是入「戲」太深。